“来凤?真是你啊,好多年没见了,你怎么越来越年轻了?”

一个大妈疑惑地打量了几秒,确定了是认识的人,高兴地过来打招呼,她是柴家的邻居,以前和唐来凤关系还不错。

“婶子新年好,你也没变模样。”

“老啦,你是真没变,还变年轻了,看你这样就知道过得好,你们这是过来?”大妈心里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,这么多人过来,肯定有大事。

“文浩自己跑回来了,我过来看看。”唐来凤无奈地笑了笑,也没什么隐瞒的,是她当妈太失败,捂不热儿子的心。

大妈面色微变,惊讶道:“文浩是自己跑回来的?这孩子可真是……”

后面的话她不好说,其实她是想说这孩子是个蠢的,唐来凤一看就知道过得好,柴家现在过得跟叫花子一样,但凡孩子聪明点都知道要跟谁了,这孩子却偏偏要回来吃苦,以后肯定会后悔。

“其实文浩常回来的,一个月都回来几趟,这孩子还是有孝心的,每次来都买不少东西,柴阿嬷在外面逢人就夸呢!”

大妈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,说了这么一通话,唐来凤的脸瞬间变色,死死咬着牙。

唐家人的脸色也不好看了,他们还以为柴文浩是心血来潮,没想到人家早和柴家联系上了,还拿着唐来凤的钱去孝顺那老虔婆。

大妈还在叨叨,“柏良他爹不太好了,估计没几天了,柏良也懒得很,让他去市场摆摊不愿意,天天在家喝酒,靠了柴阿嬷大清早出早点摊挣点生活费,文浩倒是懂事的,昨天一回来就帮忙干活,今早还跟着阿嬷去出摊了……”

唐来凤心里像被刀扎一样,儿子在家跟木头一样,油瓶倒了都不扶,连袜子都是她洗,回了柴家却变得勤快了。

眨眨大眼天真烂漫少女清新私房日记

呵……真是好孙子。

大妈大概察觉到了气氛不对,回自个家了,不过却趴在门缝偷听。

车轮声由远及近,柴文浩地声音响起,“妈……”

他胆怯地低着头,昨天离家出走用尽了他所有的勇气,现在面对兴师动众的唐家人,他连抬头的勇气都没了。

可他还是不想回去,爸爸这边需要他,他得留下来。

柴文浩和他奶奶一起推着三轮车,矮小精干的柴老太老了许多,头发都白了,背也佝了,脸上的褶子像是松树皮一样,三角眼耷拉下来,遮住了眼睛,看人要非常用力才能抬起眼皮,给人阴森森的感觉。

三轮车上有蒸笼,还有一些配菜,应该是卖糍饭团,蒸笼已经空了,配菜还剩一些,生意看来还不错,但卖早点起早贪黑,一般人是吃不消的,也难怪这老太婆老得这么快。

“你们来干什么?文浩,别理他们!”

柴老太尖声骂着,拽着孙子就进屋,她可不会把孙子交出去,儿子废了,老头子快死了,她一个老太婆吃不消干了,年轻力壮的孙子回来正合她意,以后她也能享福了。

柴文浩为难地看着唐家人,最终还是担心阿嬷生气,跟着进了屋,唐来凤的心也更冷了,本来还犹疑不定的心,现在坚定下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