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精彩免费!

向东是申市警察局副局长,并且在几个副局长里面权力还很大,是李长顺局长的得力干将。

单单一个向东,就不是毛新平能够惹的。

至于申市杜月笙吕忠良,别看吕忠良现在过气了,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而且吕忠良老爷子忠义无双,帮助过很多人,其中不乏有能够和毛新平分庭抗礼的大人物。

这两个人联袂为林天成出头,毛新平已是心中骇然。

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侯爷竟然也要为林天成说话,而且还直言不讳,要打一打他毛新平的脸。

人的名树的影。

万世侯在申市如日中天,黑白两道不知道多少人唯侯爷马首是瞻。

说句毫不夸张的话,若是侯爷对哪个人有意见,哪怕侯爷大人大量不会真的计较,那个人也会寝食难安。

这一刻,不知道多少人的目光,都落在林天成的身上。

有些不知道林天成来头的人,心里都在想,谁,这小子是谁,就连万世侯也替他讲话。

一些知道林天成来头的人,心里面也擂起了重鼓。

秋天眉目如画的清纯女子图片

倘若万世侯一定要旗帜鲜明站在林天成这一边,只怕侯爷一句话,就能平了玉麒麟的收官大戏。

毛新平额头上面冷汗直下,用畏惧讨好的目光看着万世侯,“侯爷肯打我小毛的脸,是小毛的体面。”

万世侯没有什么表情,“那花圈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好吧。”

毛新平点头如捣蒜,本来还想借机会和万世侯多说几句话,看见万世侯没有看他,便知趣地退到旁边。

万世侯目光终于落在林天成身上,笑容和蔼,伸手指了一下林天成,“你就是林天成吧,我知道你。”

林天成微微低头,“见过侯爷。”

万世侯笑容更盛,“林少不必多礼。”

这一瞬间,又不知道有多少人,都在用惊异中充满艳羡的目光去看林天成。

他们心里想,倘若在大庭广众之下,万世侯指着自己说知道自己,恐怕自己做梦都要笑醒。

康俊义看见万世侯频频对林天成示好,面色微微有些阴沉。

他当然知道,万世侯今日过来,醉翁之意不在酒,只怕是在他对林天成发难的时候,万世侯还要为林天成发声。

大院门口的豫飞人,看见万世侯,吕忠良,向东三人联袂为林天成说话,个个表情震撼,脸上的艳羡无以复加。

毕竟,林天成和其他人不同,其他前来悼唁的成功人士,都上了一定的年纪,而林天成和他们的年龄是差不多的,只是,林天成不足而立之年,已经能在大院里面有一席之位,而他们却在豫飞集团,拿着几千块钱的工资。

呆在院子角落的李小艺等人,也个个都偷偷打量林天成。

看见林天成年纪轻轻,便在一群大佬里面从容自若,李小艺心中涌起一股难言的自豪和小甜蜜。

王梓萌两眼都在冒星星,“小艺,你家男神保镖好酷噢。”

夏思思脸上也带着浅笑,只是如水的眼眸中还潜藏了几分担忧,她知道,只等康俊义一声令下,等待林天成的,将会是多么激烈的暴风雨。

康有为心中冷笑,口中却摇了摇头,“不亏是江岸第一少,果然是一条大龙,只怕过了今天,申市就不再是玉麒麟和万世侯划江而治,而是要加一个林少进来三分天下。”

这时候,悼唁仪式正式开始。

这个时候也是要讲究先后顺序的。

康俊义认为,有资格第一个进入灵堂里面祭拜的,只有他和万世侯当中的一人。

若是在私下场合,康俊义肯定会礼让万世侯几分,但在今日大庭广众之下,康俊义要争这个面子。

他站起身来,准备等万世侯邀请一下,然后他再谦让。

毕竟,就算他真的能够和万世侯分庭抗礼,论及资历和年龄,他也不能真抢在万世侯前头的。

其他人也纷纷让开,准备等万世侯进入灵堂。

只是,万世侯并未看康俊义,只是看着林天成,“林少先请。”

林天成道,“侯爷先请。”

万世侯坚持,“在申市林少是客,客随主便,林少请。”

这种场合不适合一再谦让,林天成只愿丁桂华走的太平,便不再推迟,转身进入灵堂。

灵堂内,一口上等的红盖黑身的棺材架在两条长凳之上。棺材一头摆放着丁桂华的照片。

丁夫人,丁娜两人跪在棺材旁边,轻声抽泣。

在丁夫人和丁娜两人身边,还有一个下跪的位置,显然是丁桂华小儿子的,只是他儿子太过年幼,不懂生离死别,这时候不知道去哪里玩了。

林天成给丁桂华上了三炷香。

旁边有人唱喏,“一拜。”

林天成双手合握,自小腹抬至眉毛,双膝跪地,对丁桂华拜了一下,又磕了三个头,三叩一拜的动作一丝不苟。

九叩三拜后,丁夫人和丁娜回礼。

林天成走到丁夫人身边,伸手轻轻扶了下丁夫人肩膀,“丁夫人请节哀。”

丁夫人跪在地上不肯抬首,悲凉的声音中略带几分惶恐,“林少,桂华的死和你无关,但原谅我们母女今日不能为林少仗义执言,桂华已经去了,请林少给我们孤儿寡母一条生路。”

林天成道,“丁夫人言重了,我今天是来送丁总最后一程,一定要丁总风光太平上路。”

丁夫人便没有再说什么,林天成出去后,第二个进入灵堂里面悼唁的,便是万世侯。

虽然死者为大,但今日万世侯亲临,已经让丁家脸上有光,万世侯这种人,是不会跪丁桂华的。

万世侯只是上前关心了丁夫人几句,不过他的随从,却恭恭敬敬三跪九叩,把礼节做足。

康俊义是能够和万世侯分庭抗礼之人,看见万世侯未跪,康俊义也学万世侯的样子,让康有为代表自己跪拜。

后面上前悼唁的吕忠良和夏南两人,就不敢在万世侯面前托大,亲自行了跪拜之礼。

等到十来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悼唁之后,再后面的人,顺序就没有那么重要,有的甚至结伴进入灵堂。

林天成也站在一边旁观。

按道理死者为大,看见万世侯和康俊义不跪丁桂华,林天成眉头微蹙,但终究还是没说什么。

万世侯和康俊义两人亲临,只要在现场不横生波折,已经是给了丁桂华风光。

跪拜之后,便是宴席。

》最-新+《章节上

不知道什么时候,大院的上空已经是乌云密布,偶有雷声滚滚,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。

……